时光漫漫,岁岁轻寒

如果一开始本来就不是一路人,但一直勉强自己接受这个人,时间久了会不会崩溃

从来都无法得知,人们究竟是为什么会爱上另一个人。我猜也许我们心上都有一个缺口,呼呼往灵魂里灌着寒风,我们急切需要一个正好形状的心来填上它,就算你是太阳一样完美正圆形,可是我心里的缺口,或许恰恰是个歪歪扭扭的锯齿形,你填不了。from毛姆《面纱》

我在一条看不见丝毫光明的路上,跌跌撞撞地一路前行。偶尔一两只萤火虫飞来,这一瞬的花火,却成了我走下去的动力。